主页 > 新闻中心 >
互联网平台争相牵手广东工厂 电商涌入生产端 工厂直通消费者
发布日期:2021-05-07 12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数字经济的新引擎,“工业互联网”已连续4年载入政府工作报告。今年3月举行的广东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工作推进会也指出,加快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,是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、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的必然选择。

  2020年,南方日报南方产业智库展开“数字新动能”系列调研,推出了“广东工业互联网深调研”报道。今年,调研团队再派数路记者,深入制造工厂和车间一线,探寻数字化转型新变化,并推出“广东工业互联网2.0深调研”报道。敬请关注。

  40人的工厂,销售带设计图案的手机壳,一年营业额能有多少?深圳市联合通科技公司(以下简称“联合通”)的答案是:2亿元。

  小小手机壳,藏着大生意。在广东,上万个手机配件厂商,依托淘宝特价版平台,在过去一年直面消费者,依托数字化降本提效、研发创新。

  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从电商平台里“冒”了出来。在珠江西岸的中山,疫情期间,在占据全国灯饰七成市场份额的古镇镇,线下灯饰市场与外贸企业一度陷入困境,但一些小品类的中小灯企却在拼多多上逆势增长。

  广东“十四五”规划纲要提及,鼓励研发设计、电子商务等服务企业,发挥大数据、技术、渠道、创意等要素优势,以委托制造、品牌授权等方式向制造环节拓展。以腾讯、京东、拼多多、阿里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,利用其多年在消费市场耕耘积累的数据、消费者洞察,用C2M(用户直连制造)方式推进柔性制造。一场用数字化技术撬动传统工厂和产业带的变革在广东生根、萌芽。

  疫情之下,消费线路正发生微妙改变,消费转至线上,消费侧的改变反射到供给侧,倒逼原来只专注大规模生产的工厂寻找新机会。

  今年3月,根据拼多多用户反映的大数据评价——吸顶灯容易进蚊虫、清理麻烦,中山市金幻照明设计了一款可以防尘、防潮、防蚊虫的三防吸顶灯。很快,一个销量“10万+”的产品诞生了。

  C2M模式下,工厂可根据消费数据实现按需生产,并砍掉中间渠道层级,平价好货产品直达消费者。

  互联网平台纷纷加入到对广东“聪明工厂”的争夺中来。最近两年,拼多多启动“新品牌计划”,采用C2M模式与制造商共同打造爆款产品;京东通过旗下“京东京造”启动C2M个性定制服务,并发布“C2M智能工厂”计划;阿里则推出淘宝特价版,正面“迎敌”拼多多。

  “联合通”公司创始人吴嘉源也曾担心,互联网平台会让自己无利可图,但他发现,只要能维持10%左右的利润,就足以让工厂持续运转。更关键的是,订单保持稳定增长,工厂才能放心投入,机器不会被闲置,工人不会因没订单而流失。

  “表面上看,传统企业第一个痛点是缺订单,实质问题是在消费升级趋势下,产品好、服务好、价格有竞争力的企业才有生存空间,从规模化标准化生存的工业经济时代,转向个性化数字时代模式的企业才有发展前景。”华南理工大学市场营销系主任陈明说。

  在消费互联网变革中,互联网企业改变的是交易方式和效率,在转向产业互联网的争夺中,互联网平台在生产领域,改变的是生产方式和制造效率。借助C2M模式,消费者可获得直销低价的商品,它们往往被称为“工厂货”或白牌商品。在广东,越来越多的“白牌”开始拥抱自有品牌。

  金幻照明联合创始人罗敏富说,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数据,可以更快地切入市场,精准地把销量做上来,让品牌知名度得到快速提升,“其实‘白牌’不代表就是‘山寨’”。

  提供更高质的产品也不再是企业的挑战。当9.9元还包邮的灯饰产品打出爆款后,罗敏富尝试推出19.9元的产品,很快被一扫而空。

  C2M改变的不只是新品牌。东莞市都市丽人的工作人员注意到,以往为大品牌代工时,工厂只管生产,且由于远离市场,面对层层流通环节难有议价能力,而牵手阿里“犀牛智造”后,可根据消费者身形制造更合身的衣服,而从投入裁片到成品产出,只需15分钟。

  阿里巴巴产地发展资深总监陈盛认为,一批有优质制造能力的大型中国制造企业,都曾长期隐藏在国际大牌身后从事代工业务,这也是长期以来制造业工厂大而不强的重要原因。C2M将工厂这个过去产业链中最为“隐形”的角色,真正拉到了离市场最近的台前来了。

  夜幕落下,在中山古镇镇,各色霓虹让这里别具风格,然而在2020年疫情中,“灯都”一度黯淡失色。

  在珠三角,很多企业从小作坊做起,逐步发展成具有一定规模的产业集群,形成了“前店后厂”模式。这种外向型的经济,在疫情中遇挫明显。

  罗敏富说,传统外贸企业实行订单制,外商在展会上看到产品后,就直接下单,单量庞大;但内销不同,需要根据消费者需求去反推生产商品。而且,外贸企业在国内没有线M模式给了这些外贸企业答案,金幻照明迅速调转“船头”,借助电商渠道拓展国内市场。

  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从平台里“冒”了出来,这些从草根中崛起的中小制造企业,激活了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。仅仅在2020年,拼多多注册地为中山古镇的灯饰照明店铺就新增超过5000家,涌现出顶者照明、好明居、金幻照明等一批年销量过亿元的新品牌。

  “不少外贸企业正抓住时间窗口创立内销新品牌。”陈明认为,互联网平台为商家打造柔性供应链,帮助企业实现从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到仓储、营销实现数字化转型,帮助外贸企业直达消费者。

  “微笑曲线”左侧为研发和技术,右侧为品牌和营销,中间的低洼部分则为制造。在这个理论中,制造只是被当做将产品制造出来的一个中间环节,甚至是最不赚钱的环节。而C2M模式极大降低了中小厂家市场调研、产品开发的门槛,制造端的重要性更加凸显。

  “十四五”规划纲要提出“深入实施制造强国战略”,强调要“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”,这与“十三五”规划提出的“服务业比重进一步提高”有明显不同。在发达国家,服务业多是围绕制造业,而现在,广东企业不断向制造环节挺进,在价值链上越来越掌握话语权,在推动产业升级的同时,也强化了制造业比重。

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